nicole

大維:

【霧漫東江】

    东江湖的雾,如幻如真,虚无缥缈。山和水都跟着雾变换着容貌。雾气白漫漫的掩过山麓,挟着一些便爬上了山脊,往下看不清江,也看不清山。朦朦胧胧的,近处的树木、远的山影都在摇晃着。

     这是完全未知的世界,不知身在何处。山下有水,鳞鳞的泛起水波,稍远一点,雾就把山与水连成一处。水中有船,先听见轻轻的划水声,慢慢的船的影子才从迷朦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 戴着斗笠,撑着浆。如同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。当阳光照射到这山谷时,雾才消散了一些。两岸的山影渐渐明朗起来,阴沉沉的雾气被青山投下的背影切割成一片、二片、三五片,黄橙橙的往上蒸。

     阳光中的雾开始透出一点暖气来。江面渐渐宽阔,雾气也渐渐淡泊起来。它会一缕缕织成一段,懒懒的系在山的腰间。随着太阳渐渐升高,那越来越稀薄的晨雾,像烟雾一般,一丝一缕慢慢地升高,升高,最后,不见了。。。。。。 

圖:大維    文:小v      

拍攝地:湖南郴州資興小東江  


F2.8:

旧金山

这是著名的Lombard street,被称为世界上最弯曲的街,有人叫它九曲花街。汽车沿陡坡下来,之字形路边种满绿树鲜花,十分有趣。

张芮侨·LoFoTo:

紫葳,又名蓝花楹。每年春天,Pretoria的道路两旁都会被这样成片的紫色给浸染,第一次看到,是朋友两年前发的图,当时就爱上这里一发不可收拾,决心一定要亲自来看一眼。两年过去了,他们刚在这里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,我也终于漂洋过海,怀揣着这么一个小心愿来到了这片紫色海洋。 

11月于南非

JackPOON:

在这个怀疑的时代,我们依然需要信仰,但我们始终不够虔诚。摄于英国约克大教堂,2012年12月。

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【纯净自由·新西兰 Part I】

最常见的形容新西兰的词汇就是“纯净”了吧。我一凡人实在不能免俗,所以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把这俩字儿搬上到题目里去了。

微博:@木彡贝勒